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5 September, 2016 | 一般 | (25 Reads)

  “用之則行,舍之則藏”,王維在任左補闕期間,開始經營藍田的輞川別業,在理想破滅的嚴酷現實面前,王維不願與混濁的仕道同流合污,又感到無能為力,他欲求擺脫這種痛苦,又時常擺脫不得,因此,選擇了半官半隱,漫遊山水的生活。在輞川期間,他時常與裴迪賦詩賞玩,在華子岡、文杏館、斤竹嶺、宮槐陌、臨湖亭等地都留有他的絕句,以寄託棲幽隱逸,湛然常寂的志趣。

  而這二十首詠輞川的山水五絕《輞川集》,以幽靜、空靈、淒清的意境表現孤高落寞的情懷,蘊涵著清淡自然的道家風味,創作了情景交融,物我契合的意境。其中,《辛夷塢》“木末芙蓉花,山中發紅萼。澗戶寂無人,紛紛開且落”,明代胡應麟曾說“讀之身世兩忘,萬念皆寂,不謂聲律之中,有些妙詮。”辛夷花只有一片自然的靜寂,自開自落,沒有生的喜悅,沒有死的悲哀,正如詩人面對自然地零落,刹那間忘掉了自己的存在,與辛夷花合為一體,不傷其凋落,又不喜其開放。

  王維的逝世也如辛夷花自然地零落一般,《舊唐書》記載,王維“臨終之際,以縉在鳳翔,忽索筆作別縉書。又與平生親故作別書數幅,多敦厲朋友奉佛修心之旨,舍筆而卒。”王維對於死亡猶如一次遠行,舍筆之後安然長逝,而臨終前正念分明,又甚從容,可證他生平修持之功確實非比尋常,這與他受儒佛道三家尤其是佛道兩家思想的影響有很大的關係。

  歷代知識份子,一方面採取儒家“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”的處世態度,另一方面又採取道家“返樸歸真、清靜無為”的哲理思想,當佛教傳入中國之後,再參酌佛家“空靈、幽玄、幻滅”等禪理,並將三者融匯於一體,形成了自身亦儒、亦道、亦釋而又非儒、非道、非釋的特殊品性。而體現在現實的生活態度上,也無不是這樣一種複合的反映。既追求建功立業、壯烈激昂的生活,又追求自然淡泊、,即使是,那些悠然空寂的詩人,都在追求前者或者後者的同時,流露出一種複雜的心態,所謂“用之則行,舍之則藏”。

  而王維也是如此,作為繼六朝大小謝山水詩,陶淵明田園詩之後的唐朝山水詩派的代表人物,在仕途上有著建功立業,求時濟世的抱負;在心靈上有著棲幽隱逸,湛然常寂的志趣。然而,仕途的雲詰波詭,險象環生,使他漸漸地明白,與他性情相融洽的不是憂心重重的仕途,而是心靈依傍的山水和淡然。

  因此,王維晚年所嚮往的“出世”,決不是無情的“厭世”,只不過是在人生道路上暫時擺脫一下名利的羈絆而已。也許是因仕途之辛酸和不盡人意,也許是經歷安史之亂後對人生有了更清醒的認識,他了悟到人生還有另一境界,“興來每當往,勝事自知空,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,偶然值林叟,變笑無還期”。因此,他踏入了人生“擺脫名利,還我本真”的境地之中,而這種道家思想的衍化,自然也反映在他的繪畫之中。